八封手写信里的初心
宋金秀   2021-03-25   

       在互联网社交时代,手写信件已渐渐被人们遗忘。然而,风吹日晒的投递员们,却依旧奔波在送信的路上。
       2019年,一篇《敬业!聊城这名邮递员拄着拐送报纸》的报道使聊城市邮政分公司兴华路支局投递员郭鹏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在报道中,郭鹏拄着拐杖坚持一家一户地送报纸。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这种坚韧的行为?他又有着怎样的心理考量?3月19日,笔者来到兴华路投递部,探访“拄拐邮哥”郭鹏。
       “今天天气不好,我得早走一会儿,这样客户就能按时拿到报纸和信件了。”上午8时,在蒙蒙细雨中,郭鹏已经准备好了邮包。在他的邮包中,有8封普通信件。“这些信件大多是一些特殊渠道寄出的,他们联系方式不是那么方便,手写信反而更能拉近距离。”郭鹏介绍,在微信、QQ等各种通讯方式占据主流的今天,手写信的方式仍然存在。这些手写信背后的期待,正是支撑着他在投递岗位十多年如一日的力量所在。
       对于信件,郭鹏总是特别慎重。因为每一封信的背后,或许都有一段浓浓的情感。在郭鹏的记忆中,在从事投递员岗位之初,他也曾抱怨过,也想过逃避。但直到有一次在送一封手写信的时候,他改变了这种想法。“那是一封在监狱服刑人员寄给他母亲的信。”郭鹏说,当时,他将这封信送到了董付村的时候,那位老母亲拉着他的手热泪盈眶:“总算有消息了,太感谢你了。”这个场景在郭鹏的脑海里回荡了很久。
       现在写信的人很少了,所以需要投递的信件是不是就少了呢?“一点也不少,而且还有上升趋势。”郭鹏笑着说。他一一列举热衷书信的不同群体,比如银行的信用卡对账单,地税部门的年度缴税证明、学生邮寄明信片等等,都要通过邮局寄发,单位的还好投寄,有的个人信用卡对账单是农村地址,而不少已经拆迁,就要花上好长时间才能找到主人。郭鹏说,“现在的手写信几乎每一封都有着最迫切的交流需求,依旧承载着最美丽的情感维系。”
       郭鹏表示,书信传递的是人与人之间非常深厚的情感,他建议年轻人可以试着写信,不要一直沉迷在网络里,因为当人们写信时,全身心的投入,每个字、每个标点都会落笔谨慎,“见字如面”就是这个道理。